首页 要闻 工作动态 审查调查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党纪法规 通知公告 信息公开
所在位置:首页 >> 党纪法规 >> 业务顾问
站内搜索:
将公款供私企使用并侵吞所获利息如何认定

【典型案例】孙某,男,中共党员,A国有独资公司总经理。2020年5月,B民营公司董事长张某以经营资金紧张为由,向孙某提出临时借用A公司资金500万元的请求。鉴于B公司是A公司的重要业务伙伴,孙某未与其他领导班子成员商议,便安排财务人员于2020年6月2日将500万元公款从A公司账户转至B公司账户。同日,孙某和张某分别代表双方公司签订了书面借款协议,且张某向孙某口头允诺按照月息1%向A公司支付利息。2020年9月1日,B公司将500万元本金和15万元利息转入A公司账户,孙某即授意财务人员将15万元

做好初核需具备四种能力

初核是纪检监察工作的重要程序,是执纪执法工作的重要内容,做好初核工作,对立案审查调查具有重要作用。笔者认为,做好初核需具备以下四种能力。线索挖掘能力。由于举报件等反映的内容有限,要注重问题线索的挖掘,根据碎片化的信息,进行有效梳理和延伸。一是围绕职责职权找线索。掌握初核对象的工作职责、职务职权,紧紧盯住违纪违法案件多发、易发领域,注意从调查相关人物入手,发现其他问题线索。二是围绕生活社交圈找线索。要主动融入社会生活,从领导干部身边的老板、赌友等寻找其中的线索。三是重视深挖案中案。根据线索反映的行

精准有力惩治单位行贿

2021年9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会同有关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的意见》,对查处行贿行为的重点作了明确。2022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加强行贿犯罪案件办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助力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依法精准有力惩治行贿犯罪。笔者认为,精准查处行贿特别是单位行贿,需要强化证据意识和程序意识,紧扣有关条文规定及立法本意,准确界定单位行贿与个人行贿。厘清行贿单位的法定范畴。从犯罪构成要件看,单位行贿与个人行贿的区别首先在于犯罪主体不同,其中个人行贿系自然人犯罪,而单位行贿系

仅交少量定金待房产升值后转售获利如何认定

【典型案例】关某,中共党员,某国有银行某支行行长;李某,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2016年2月,在李某推荐下,关某以市场价每平方米3万元的价格,在李某公司定购一套200平方米的房产,总价600万元,关某交纳定金20万元,未签署定金协议。此后,关某一直未与李某公司签订正式购房合同、未交纳后续购房款,李某也未催促关某。(后查明,其他客户在李某公司定房时均签署书面定金合同,明确在一个月内签署购房合同、交齐首付款)。其间,李某公司在关某所在银行申请2亿元贷款,关某作为行长签字审批通过。2017年2月,关

查证“谋取不正当利益”需注意什么

“谋取不正当利益”是刑法规定的某些贿赂犯罪的构成要件。我国刑法上,斡旋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行贿罪、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均要求具备“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要件。“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查证直接影响罪与非罪的认定。笔者结合实践,浅议涉及“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贿赂犯罪案件查证时需注意的问题。围绕关键证据高标准进行证据补强。职务犯罪案件特别是涉及“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贿赂犯罪案件隐蔽性强,言词证据多为关键证据。“谋取不正当利益”取证认定,往往关乎案件的罪与非罪

把握五个方面规范开展辨认工作

辨认是指为了查明案情,调查人员在必要时组织被调查人、证人或者被害人对与案件相关的物品、文件、场所或者人员等进行辨别和确认的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五十九条明确了辨认笔录作为证据类型之一,并在第一百四十一条至一百四十四条对辨认的范围、方法和要求等作了详细规定,实现了与刑事诉讼制度的衔接,为监察机关组织辨认活动提供了具体依据。笔者就监察机关开展辨认工作需要注意的问题,梳理分析如下。准确把握辨认情形。调查人员应结合辨认对象的实际情况,综合分析辨认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辨

纪检监察机关提出组织处理建议有关问题探析

实践中,笔者曾遇到这样一起案件:A区B镇某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徐某违规将其个人吃喝所产生的费用,以开展敬老活动为名在村集体资金中报销。案发后,徐某主动退赔了相关费用,A区纪委监委经审查调查,决定给予徐某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责令其辞去村委会主任职务。对于区纪委监委责令徐某辞职的处理措施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大家进行了讨论。有人认为,区纪委监委根据案件处理效果,责令徐某辞职属于其职责范围,并无不当。也有人认为,责令辞职系组织处理措施,纪检监察机关可向有关单位部门提出建议,但不能直接对徐某作出组织处理

如何对受刑事责任追究的监察对象提出处分意见

程序合法是纪检监察机关执纪执法的基本要求之一。对于受到司法机关刑事责任追究的纪检监察对象,纪检监察机关如何依规依法提出处分意见,纪检监察法规已先后做出了明确规定。如《党纪处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党员依法受到刑事责任追究的,党组织应当根据司法机关的生效判决、裁定、决定及其认定的事实、性质和情节,依照本条例规定给予党纪处分,是公职人员的由监察机关给予相应政务处分。”《监察法实施条例》第一百八十一条进一步做出了操作性规定:“监察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生效刑事判决、裁定和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认定的事实,需

从三方面入手严查影子公司案件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深化整治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领域的腐败,惩治新型腐败和隐性腐败。反腐败斗争不断深入,腐败分子的贪腐手段也花样翻新。如有的通过“影子公司”“影子股东”,安排亲友充当“台前木偶”,投资或实际控制公司及代收代持股份收益谋利等。笔者结合实践,对如何查办“影子公司”“影子股东”案件谈几点体会。利用企业工商档案查实际的控制人。有的党员干部通过配偶、子女等亲属或其他特定关系人,设立“影子公司”。有的党员干部通过以亲属、朋友名义入股,或以他人名义代持股份等方式,成为“影子股东”。对此

“借款”后又归还是否构成受贿 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原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制图:李芸2021年8月17日,杭州市桐庐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赵文虎涉嫌受贿犯罪一案,图为庭审现场。 (杭州市桐庐县人民法院供图)特邀嘉宾董之昱 杭州市纪委监委第七审查调查室干部解峰 杭州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干部张鑫玲 杭州市桐庐县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李国军 杭州市桐庐县人民法院副院长编者按这是一起党员领导干部受贿后向行贿人出具借条,并制造“还款记录”掩饰犯罪行为终被查处的典型案件。本案中,赵文虎的受贿行为表面上看是债权债务关系,如何抽丝剥茧查清案情?赵文虎收受施某所送200万元后又出具了

共 17 页